《破落的院中,站了一个骷髅般的人》 第十章 前路难行 免费试读


他没有了妻子,他的女儿也是受了这么多苦。

他枉为人父,他更是枉为父亲。

牛婆子也是站在一边的抹着眼泪,这就好了,小清辞有了爹了,有了爹就好了,以后就不用再是一个人过活,一个四岁孩子,没有人照顾,还能活的下去吗?

沈定山将女儿的小小的身体裹进了自己的衣服里面,他擦了下自己的眼泪,再是小心摸摸女儿的小脸蛋。

“阿凝,爹爹带你和娘回家好不好?”

沈清辞还是木然着一张小脸,她不哭,也不笑,只有那一双空洞的眼睛里,慢慢的钻进了一些神采。

她见到了爹爹,爹爹还在,爹爹还没死。

沈定山还以是女儿被吓到了,毕竟她只有四岁,可是却是亲自的目睹的娘死,现在失了心性也是正常的,这一切都是他这个当爹的不是,不管如何,他一定带着女儿回家,然后治好她,也是给她所有的一切,他会将她娘的的那一份,也是给她。

他的小阿姨是他们沈家最是尊贵的嫡女,也是他的沈定山唯一的嫡女。

沈定山红着眼睛,瞳眸里面仍是含着泪。

沈清将自己的小手伸进了胸口里面,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块染尽了血的绣帕,放在了沈定山的手上。

沈定过颤着手指接过了那块绣帕,再是看着绣帕上面已经干了血渍,几乎都是心如刀绞着。

他握紧了手中的绣幅,再是小心的谨慎的将绣帕放回了自己的胸口,单手抱起了自己的女儿,就要带着女儿回去,他一步也是不想在这里呆,他会带着自己的妻女回家,回到他们的家里,不会让她们沦落在外,不管是人还是魂。

“叩叩……”

牛婆子正在纳着鞋底,就听到了自己的门外有人敲门的声音,她连忙的放下了鞋底,也是过去开门,而门打开,好像是外面并没有人,结果当她将视线下移之时,就发现了站在门外的沈清辞。

“小清辞,你怎么来了?”


牛婆子蹲下了身子,摸了摸孩子枯黄的头发,看起来,你爹将你照顾的很好啊,没事的,可以跟爹回家了。

牛婆子说着,不由的哽咽出了声,她舍不得这孩子,她想她这辈子都是忘记不了,只有四岁的孩子是怎么的天天的背着那捆,比她身子都重的柴火,到了她家里来的。

沈清辞伸出自己的小手,抱了抱牛婆子,牛婆子的眼泪也是跟着下来了。

“好了,”她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,再是整整沈清辞的小衣服,“走吧,去找爹吧,”而不远处还停了一辆马车,孩子们都是围在马车边闹着,就连大人也都是出来了,对着那一辆马车小声的议论着,可能没有一个人会想到,那个当初来到他们村的沈娘子会是这样的身份,虽然说现在他们还都是不知道到底沈娘子夫家是做什么的?不过这看阵势,这看气度,应该也不是一个普通人物。

想来这次牛家可真的是发达了吧?她帮着沈娘子办了后事,人家还不好好的谢她,早知道,这好事他们自己都是做了,还会白白便宜了牛婆子一家吗?

沈清辞转身就走,她跑到沈定山的身边,然后跪了下来,对着她与娘的屋子磕了三个关。

“娘,我们回家,爹说也要将娘带回去的,可是我感觉娘在这里就好,等到阿凝将事情都是做好了,等到一切都是安宁了,阿凝再是将娘接回去家好不好?”

“走了,”沈定山将女儿抱了起来,然后将他将给了里面一个中年女人,这是他给女儿找的一个奶嬷嬷,虽然说他的小阿姨不需要喝奶了,可是也是需要人照顾的,而他是一个大老粗,从来都没有照顾过孩子,他现在都是不敢抱孩子,就怕把自己女儿捏疼了,要不就是捏死了,所以才是买了一个奶嬷嬷回来,等到回到了就中,他再是给女儿置办下人。


沈清辞拉开了马上帘子,这样望着村子的方向,也是上跟着马上的晃动,一点点的等着那些沧海在她的眼前渐渐的消失了……

而她也将走上同上辈子不同的一条路,而这一种并不太平,也是充满了各种危难,但是,她这一次会好好的走,再是也不会走错了。

人生或许没有反悔的机会,可是她却是有了。

她放下了帘子,抬头间,是奶嬷嬷的笑的温和的脸。

’小小姐,睡一会吧,睡一会儿就到了,”奶嬷嬷拍了拍身边的被子,马上的内部空间很大,足是可以让一个大人睡好,更何况还是沈清辞才是四岁大,本身就又是长的又瘦又小的孩子。

沈定山单手抱着女儿,然后给她指着外面的路边的小摊子。

阿凝喜欢什么,爹爹给你买好不好?今天他们就留宿在这里,他正好过来陪着女儿逛街,在他的记忆里面,他还没有这么同孩子相处呢,虽然说他已经有了一儿一女,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过多的感觉,可能也不是因为是妻子所手,所以期待少了一些,亲近也是差了一些,可是他的小阿凝,她是他的眼珠子,是他的沈定山这一生最大的宝贝疙瘩,他只想把最好的都是给女儿,把一切都是给女儿,哪怕他的命。

“这个好不好?”

沈定山拿了一个波浪鼓,放在了女儿面面摇了摇。

沈清辞盯着那个波浪鼓,然后伸出小手拿了过来,自己再是摇了起来,小步的嘴唇也是向上弯了一下,她这是笑了啊。

沈定山摸摸女儿的小脑袋,再是带着她继续的走着。

沈清辞摇着手中的波浪鼓,有一下没有一下的,耳边也是听着波浪鼓的声音,却是想到了自己的上辈子,似乎爹爹也是给她买了这个的,这是她的第一个玩具,她很喜欢,也很珍惜,可是她大哥却是把波浪鼓给摔坏了,当时她哭的不吃不喝,爹爹把大哥毒打了一顿,可就算是这样,大哥的心里却是从来都没有记恨过她,还是拖着满身是伤的身体,给她买了一箱子的波浪鼓玩。

当初她为什么要相信娄紫茵的话,说大哥只是想要将军府的爵位,只是想要利用她。

她那时真蠢,竟然就这么信了,从来没有都没有把大哥当成哥哥,明明的,大哥从来都未对她有过任何的要求,只是同爹一样,一样疼她,护她,可是她却是害了他的性命,让他和爹都是因她而死,而她自此,也是没有人再护着了。

小说《破落的院中,站了一个骷髅般的人》 第十章 前路难行 试读结束。

阅读全文

友情链接